农村灵异故事:鬼抬轿

二爷名字叫胡俊德,旧社会读过私塾,上世纪在我们大沟、张家屲周围,是个比较有名的阴阳先生。

二爷出生于一九零二年,我记事起,他就六十多了,当时社会上人都穿中山装、列宁装,年龄大的农民穿对襟的中式衣衫,二爷却戴一顶清朝瓜皮帽,穿一件黑色长褂子,中等身材,一绺齐胸的花白胡须,有一种超凡脱俗的仙风道骨。

二爷脖子后面的衣服里经常别着一个长长的旱烟锅,手里拄着一根比他身材还高的红木鞭杆,肩膀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布包,里面装的东西很神秘,从不让我们看。

但我心里知道,他是阴阳先生,里面应该是他看风水、看坟茔的悬针罗盘。

当年正是破除迷信、打倒牛鬼蛇神的时代,阴阳属于“打倒”之列,二爷小心神秘也在情理之中。

二爷语言很少,语速很慢,但世事通明,说话看问题非常精准,他教导我说:“贵人惜语如金,话多必有失。”可惜我那时候受父母娇惯,不懂二爷讲述的深刻人生道理,一辈子吃了话多的好多亏。

社会上认识二爷的人都很尊重他,二爷弟兄四个,我爷爷是老三。我的父亲一辈三十多个亲堂弟兄、姊妹和妯娌,无一不是对他顶礼膜拜。

二爷的家,其实不在大沟公社张家屲生产队,在会宁县翟家所公社吴家沟生产队,离我家有六十多华里路。

每年,春暖花开暖和以后,二爷定时就从吴家沟来张家屲,住在我家,和我一起住在上窑,一住就是半年。

白天他在炕上躺着抽父亲给他烟袋装满的老旱烟、看书睡觉。天黑以后就出去了,往往天亮才回来。听父亲说,给人家打整庄子、驱鬼却邪、念经治病。有时候白天也出去,一般是给别人家看阳庄、阴庄,找地方。

民间传说,阴阳风水和算卦先生,泄露天机太多,招致神灵惩罚,一般身体都留有残疾。二爷也不例外,右边眼睛明亮,左眼都是白眼仁,几乎失明,他说看东西模模糊糊。现在回想可能是白内障,缺医少药的上世纪,也是不治之症。

甘肃省会宁县把阴阳念经、看地方叫“走义”,二爷“走义”的是张家屲方圆三十里左右的地方,邹家岔、王家集、厍家岖、牛家河、旧张家、四房吴公社的田家坪、三房吴等。

让我不理解的是,他眼睛不好,可每次都是天黑吃完晚饭才出发,那时候山里没有电灯,农民点着煤油灯盏照明,外面到处一片漆黑。

村里“王青龙”老汉给我说,你二爷晚上出去根本不走路,都是用咒语度鬼,坐着“鬼抬轿”,把他抬到要去的地方。放到村口,他才敲开大门,给人家画符、念经、打整屋里。真的让他走的话,三十里外的地方,来回六十里路,不念经打整屋子,黑天半夜他眼睛不好,也不可能走回来。

村里老人说,“鬼抬轿”都是阴阳念咒掐诀,度来五个没有转世的游魂厉鬼,抬着二爷在空中飞行。鬼走路一般是脚不着地,所以过河越涧比走平路还快,三十里路,几十分钟就到了,也正因这个原因,二爷再远的路,都是当天夜里去,当天夜里回来。

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“王青龙”老汉说,你二爷有一次,被抬轿子的厉鬼撂到张家屲河湾的悬崖上,猫娃刺把脸扎烂流血。说着他哈哈大笑:“关羽出五关斩六将,最后还夜走麦城哩。你二爷那次是抬轿子的厉鬼报复他,夜走麦城。”

村里人说,那天晚上,二爷去牛家河给别人家画符作法、念经打整屋里。打整完之后二更天气,家里的病人当即见效,主人家一高兴,非要二爷吃一顿鸡肉面再回去。上世纪生活特别困难,鸡肉面何其珍贵?二爷再三推辞不过,只好等着吃了一碗鸡肉面。二爷急忙走出村外,掐诀念咒,度来五个游魂厉鬼。他们都说鸡快叫了,必须回阴曹地府去,否则阎王会处罚的。二爷和他们商量说,抬到半路上,鸡叫了就放下回去。

五个厉鬼同意了,就抬上二爷,急忙登上牛家河北山。走到豁岘口,远处的鸡叫了。厉鬼们吵着要放下回去,二爷劝说:“我老汉走不动,再送一程,鸡叫二遍回去不迟。”他们只好说再送一段,再次鸡叫必须回去。

从牛家河下山,鬼抬轿在空中飞行,两耳风声呼呼作响。空中过张家屲河湾时候,鸡叫两遍了,厉鬼们慌了,鸡叫三遍前再不回去,就回不去了。在空中找了个地方把二爷直接倒下去,他们慌张跑了。

二爷从半空中直接掉到悬崖上一滩猫娃刺堆里,刺把脸扎得直流血,摔得昏昏沉沉。鸡叫两遍其实天还很黑,什么都看不见。二爷看不见下面悬崖有多高,不敢乱动,怕摔下去没命了。在猫娃刺堆里面一直艰难地躺着,等天亮以后,再喊人救他。

鸡叫五遍的时候,天才蒙蒙亮。二爷看到去南山耕地的几个农民吆着牛,走下张家屲河湾。他才坐起来呼喊耕地的农民:“哎——哎,救一下我!”

河里的农民听到悬崖上有人吆喝,抬头一看:“这不是胡阴阳吗?你半夜三更不睡觉,爬到悬崖上耍啥把戏了?”

二爷一时说不清,耕地农民一看二爷脚下的悬崖几十丈高:“你千万不要动,我们爬到河畔上去,在上面把绳子摔给你,你抓着绳子从河畔上上来。”

二爷抓着上面摔下来的绳子,耕地农民把他拉了上去。坐在河边上,二爷抽着老旱烟,才把“鬼抬轿”的事说给大家。有个农民不解地问:“幸好撂到半悬崖的平缓处,从空中撂到河湾里面,那不是摔死了?”

二爷擦着脸上被猫娃刺扎伤的血迹:“每次度他们来抬轿前,我都给他们烧了纸钱,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拿了钱他们就必须伺候我,为我服务。他们不敢把抬的人撂到河里摔死,回去阎王就铡了他们。他们是故意欺负我把我撂到悬崖上,让我上不去、下不来。我和他们无冤无仇,再恶的鬼,只要你不伤害他,拿了你的钱,他们不会伤害你!”

从此之后,方圆村民都知道二爷胡阴阳走夜路、度来“鬼抬轿”的事情。找他看新庄、念经打整屋子的人更是络绎不绝。

一九八六年农历腊月二十四日,二爷去世了,终年八十四岁。他早已离开江湖,江湖上却依然有他的传说。二爷去世快四十年了,可大沟和张家屲年龄大的人,都还经常念叨他,传说着“胡阴阳”好多精彩的故事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奇闻轶事

故事:对流浪狗的一次善举,竟然在日后救了我一命

2024-4-19 16:47:24

奇闻轶事

灵异故事:5名男子作死,凌晨两点玩电话通灵,竟出现诡异一幕

2024-4-19 16:51:47